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情感 > 傲婿临门
#

傲婿临门

分类:都市情感

时间:2020-03-03

作者:淡泊名利

来源:掌中云

在线阅读微信阅读

  陈思梵慕诗语小说名字叫《傲婿临门》,是由作者淡泊名利写的一本都市爽文。极寒北地。一名青年穿着大元帅服,手持钓竿,静坐于冰川上,身体早已落满了积雪。“陈先生,大首长爱才,希望你可以回华夏做事。”一群人穿着军装,静静的看着青年。青年仿佛一座雪雕。陈思梵,京城财团陈家独生子,本来衣食无忧,有着疼爱自己的父母,漂亮的未婚妻。十年前他父母被人陷害,欠下巨资,他永远都忘不了,父母当时是怎样被人逼死的。

免费阅读

  极寒北地。

  一名青年穿着大元帅服,手持钓竿,静坐于冰川上,身体早已落满了积雪。

  “陈先生,大首长爱才,希望你可以回华夏做事。”一群人穿着军装,静静的看着青年。

  青年仿佛一座雪雕。

  陈思梵,京城财团陈家独生子,本来衣食无忧,有着疼爱自己的父母,漂亮的未婚妻。

  十年前他父母被人陷害,欠下巨资,他永远都忘不了,父母当时是怎样被人逼死的。

  他家里的亲戚们更是不堪,不想着为他父母报仇,而是疯狂瓜分家里财产,只想着怎样据为己有。

  他去联姻的慕家苦苦哀求,直接被慕家赶出家门,甚至给了他一纸退婚书。

  他在慕家的门口整整跪了三天。

  渐渐的,他的心凉了。

  看到了亲戚们的丑态,人情冷暖,他对这个世界彻底的绝望了。

  他去国外当了佣兵,一心求死,却没想到十年浴血奋战,不但建立不朽功业,还积累下亿万美元财富,成为雇佣兵之王。

  只陈思梵一个名字,便是很多人噩梦般的存在。

  最近一年,北美命他对付华夏,他怎能迫害自己热爱的祖国,于是被定为国际十恶不赦罪犯榜首,躲在西伯利亚垂钓静心。

  “大首长有心重用你,难道你不想回国建立一番功业,为国家贡献出自己一身才华吗?”为首者急了。

  陈思梵依然不动。

  华夏,这美丽的国家已经不适合他了。

  五年前他回国报仇,率领手下几乎踏平仇人山庄,眼看着要将仇人手刃时,华夏出手拦下了他。

  华夏是讲法治的,他早已经满手鲜血。

  他没法回到华夏,想到害死父母的仇人依然逍遥法外。他也看不了那些吃里扒外的亲戚,他怕控制不住自己。

  杀心一起,便是人间炼狱。

  “如果是因为她呢?”为首者拿出一张照片。

  陈思梵终于动了,身上皑皑的积雪现出裂痕,一双冰冷的眸子投了过来。

  “她等了你整整十年,即使慕家与你退婚了,她依然在等着你。这几年她过的很不好,慕家破产了。”

  “她是我青梅竹马的妹妹啊。”陈思梵发出一声叹息。

  他缓缓站了起来,手中的钓竿牢牢拖着紧绷的鱼线,“我愿意和你们回华夏,也愿意为你们做事。只是如果我再报仇时,你们不能拦我。”

  “我可以和你们约定,绝不杀人,只把他们打成半死………”

  哗啦一声,陈思梵将手中的钓竿轻轻一扯,一条数十米长的大鱼狠狠撞破冰面,带着满身晶莹的海水飞了出来………

  三天后,华夏。

  楚州,陈思梵的故乡。

  他站在天龙集团的门口心里充满了感慨。

  这是他父母白手起家时辛苦创立的第一个公司,也是以这个公司为跳板,他们一家搬去了京城,最后商业帝国一夜崩塌,他父母永远留在了商界。

  这公司现在的老板叫林虎,当年是他家的司机,十年前他父母被人逼死,他回楚州向林虎求助,林虎不但霸占了他家公司,不向他伸出援手,还狠狠赏了他一巴掌。

  十年过去了,他依然忘不了那种感觉。

  走进公司,两名体格壮硕的保安拦住了他。林虎不是什么好人,这两名保安也是一脸吊儿郎当。

  他们打量着陈思梵身上廉价的运动服,冷冷的问道,“干什么的?”

  “我找林虎。”陈思梵淡淡的说。

  “臭屌丝,就凭你也想找我们老板?”一名保安眼中露出惊讶。

  “你吗的,你是什么东西?也敢直呼我们老板大名?”另一名保安一脸凶狠。

  “你们敢骂我母亲。”陈思梵眼神冰冷。

  “就骂了……”

  啪的一声,陈思梵一巴掌赏在了骂人保安的脸上,那保安原地转了七八圈,嘴里飞出两颗槽牙,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。

  另一名保安看见陈思梵竟敢打人,脸上现出怒容,大骂一句便向陈思梵打来。

  砰的一声。

  陈思梵只抬脚轻轻一踹,那保安顿时狠狠飞了出去。

  大厅里还有着不少保安,他们看见同伴被打,赶紧一窝蜂般涌了过来,陈思梵面无表情,一把抱起面前重达一吨的安检机器,向人群狠狠一扔。

  轰隆一声巨响。

  当人群躲开,漂亮的大理石地面被陈思梵砸出一块蛛网般的大坑。

  保安们纷纷脸色煞白,再也不敢向前。

  “废物。”陈思梵发出一声冷哼,径直走进了电梯。

  一路到十九楼,陈思梵走进了天龙集团老板的办公室。踏进办公室的刹那,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气。

  难过的情绪铺天盖地般向他袭来。

  一晃十年过去了,这里的摆设几乎没变,上百平的办公室中,摆放着他父亲当年精心选的书架、沙发和办公桌。在办公室的一角摆着黄花梨茶盘,那是他父亲当年最风光时慕家送的。

  在办公桌后,坐着一名满脸横肉的中年人。一名穿着包臀裙,玉腿细长的美女正惊讶的看着他。

  这中年人便是林虎,陈思梵家里当年的司机。

  “陈阳?”林虎眼中露出了诧异。

  十年前,他的名字还叫陈阳。

  “你居然还没死?”林虎燃起了一支和天下香烟。

  “是。”陈思梵说。

  “真是稀客,一晃十年没看见你了,我还以为你死了呢。”林虎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。

  “林叔你好,这天龙集团是我家的,当年我父母被人逼死,你欺负我年弱,强行霸占了我家公司。现在华夏请我回来了,我希望你将这公司还给我。”陈思梵说。

  “你知道吗?这小子当年废物的像条狗,在学校总被人欺负,还得我这个当叔的给他出头。要不是他爸妈有钱,早就被人打死了。”林虎自动屏蔽了陈思梵的话,笑着向身边的美女看去,“这废物,我还以为他没有爹妈养着,已经在外面饿死了呢。”

  “那他现在来干什么?”美女问。

  “估计是捡东西吃活不下去了,过来要饭了吧。”林虎舔了舔嘴唇,脸上露出坏笑。

  美女看一眼陈思梵帅气的面孔,捂着嘴巴偷笑。

  陈思梵的眼神始终平静。

  “把这钱给他,让他滚。”林虎从抽屉里拿出一小沓钞票,交给身边美女。

  “小帅哥,我们林总说了,让你滚。”美女笑着向陈思梵走来。

  这美女的手很漂亮,纤细洁白,长长的指甲上镶满了漂亮的水钻,她手里的钞票薄薄的不到一千块钱,塞进了陈思梵的口袋。

  陈思梵如今已经是雇佣兵之王,私人武装三十万,每年耗费的军费数额大得吓人。

  若不是他得罪了人,被通缉,每年赞助的军费就能拿到数百亿。

  陈思梵感受着美女的手从他口袋里拿出来。

  依然双眼平静的站着不动。

  “他只是个废物啊,和他这么客气干什么?”林虎脸上露出不耐烦,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小沓钞票。

  便大步向陈思梵走来,他将钞票狠狠甩在了陈思梵的脸上,“要这样给他钱,懂不懂?”

  “臭要饭的,赶紧滚!”林虎对陈思梵发出一声大吼。

  吐沫星子几乎喷在陈思梵的脸上。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