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现代言情 > 你若负我我便忘了你
#

你若负我我便忘了你

分类:现代言情

时间:2020-02-26

作者:春雷炮

来源:原创书殿追书云-微信

在线阅读微信阅读

  《你若负我我便忘了你》小说男女主角是花若惜谢少君,是由作者春雷炮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。谢少君修长的手撑在书案上,意难平,“本王那么罚她,是本王错了么?”管家诚惶诚恐,“是王妃负王爷在先,王妃若不贪慕虚荣,落井下石,王爷也不会遭此大罪,甚至险些丢了性命,罚她是理应的……”谢少君垂了眸,“可本王不觉得高兴。”初时,他迎娶她回来,将她羞辱一番,再打落破院,见她狼狈见她伤心,他高兴了一阵子,后见她毫不在意,他便又怒意盎然,于是娶了她最恨的人回来。

免费阅读

  谢少君回到了书房,管家一路小心跟着,不敢开口说话,花雨烟并不了解谢少君,以为他脸上没怒气,便是不生气,拈着手帕随他进屋。

  “王爷,您走那么着急,妾身追着您腿都酸了,”她扭着腰肢走到他的身边,与他道:“姐姐就是这样的人,比较不服输,方才若是顶撞了您,您可别往心里去。”

  话落,花雨烟便得到了男人冰冷的话语——

  “出去。”

  花雨烟一怔,“王爷……”

  谢少君凉凉的扫了她一眼,她顿时不敢多言,急忙俯身行礼退下了。

  等走出了门外,花雨烟恨恨的咬牙,与身边跟着的丫鬟说:“花若惜伤的重,必定会再请大夫,你去给我盯紧了,要是有什么江湖郎中进来了,本夫人便打断你的腿!”

  丫鬟赶紧应话:“是是,奴婢这就去好生看着,绝不会让王妃有求救的机会,请小姐放心!”

  书房内。

  谢少君面无表情的站在书案前,管家小心翼翼的给他沏茶,刚把茶杯放下,脸色难看的男人忽然甩手,书案上的东西全都被甩在了地上。

  ‘啪’的一声,茶杯碎了,伴随着砰砰的声音,无比刺耳。

  管家立即跪了下来,冷汗连连,“王爷……”

  谢少君修长的手撑在书案上,意难平,“本王那么罚她,是本王错了么?”

  管家诚惶诚恐,“是王妃负王爷在先,王妃若不贪慕虚荣,落井下石,王爷也不会遭此大罪,甚至险些丢了性命,罚她是理应的……”

  谢少君垂了眸,“可本王不觉得高兴。”

  初时,他迎娶她回来,将她羞辱一番,再打落破院,见她狼狈见她伤心,他高兴了一阵子,后见她毫不在意,他便又怒意盎然,于是娶了她最恨的人回来。

  她痛苦万分,他如愿以偿。

  只是为何走到今时今日,他却一点欢喜的感觉都没有了?

  一闭眼脑海里都是她浑身是血,眼里是痛的模样。

  管家见状,刚想劝两句,却又听谢少君喃喃的道:“罢了,我与她之间,她永远都是赢家……”

  管家诧异的抬眸看他,只见谢少君深深的闭了闭眼,“给她找最好的大夫瞧瞧,她怕疼,让那大夫上药的时候轻点。”

  管家回道:“是,老奴这就去。”

  “慢着,”谢少君紧紧的抿唇,“我也去。”

  ……

  花若惜不知道怎么撑着回来的,怜儿扶着她坐在床上的时候,她猛地吐了一口血,身子瘫软,直接倒在了床上。

  怜儿脸色大变,“小姐,小姐您的伤——”

  花若惜抬了抬手,示意她安静。

  她擦掉唇上的血,勉强扯出一抹笑,“我怕是,撑不过今晚了……”

  怜儿瞬间滚出了眼泪,“小姐,莫要说胡话,您……”

  “你听我说,”花若惜道:“我心悦他,所以能等他那么久,但我这身子,你也不是不知道,活不了多久的,活着也是苟延残喘,咳咳咳……”

  怜儿上前替她顺气,她又吐了口血,怜儿急的眼泪狂掉,“小姐,奴婢给您请大夫,您……”

  “别找大夫了,送我一程吧,”花若惜抓着她的手,有气无力的道:“怜儿,我想去找娘亲了……”

  怜儿狂摇着头,眼泪不要钱般往下滚,“怎么可以,小姐,不可以的……”

  “成全我吧。”花若惜的脸色惨白,后背压着床,血不断的流出来,弄湿了被褥,“我太疼了……”

  ‘我太疼了’这四个字,说的轻飘飘的,怜儿哭的不行,手一直在抖,“小姐……”

  花若惜轻声道:“我走以后,便将我烧成灰,撒在山花间,有娘亲作陪,我不会孤单……”

  怜儿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,花若惜推了推她的手,目光几近哀求,怜儿只能把泪擦干,跪下,给花若惜磕了三个响头后,起身,拿了一瓶致命毒药出来。

  那是她家小姐在几年前便想服下的毒药,只为等谢少君回来,才一直没碰。

  以往,她家小姐最常说的话便是——

  “我怕我死了,他会好难过。更怕我死了,他会随着来。”

  怜儿给花若惜喂下那颗药丸的时候,手抖的险些拿不住药丸,花若惜含泪笑着,将毒药咽了下去,她吃力抬手,抹掉了怜儿的眼泪。

  “别哭了,日后寻个好夫君,平平安安的过一生,嗯?”

  怜儿点着头,已经哽咽到说不出话来。

  腹内开始作疼,花若惜的唇边溢出血来,她死死的揪着床褥,等待着死亡的降临,却淡淡的笑了,“我终于……不怕我死了以后,有人会随着来了……”

  话落,她闭上了眼睛,再无声息。

  怜儿死死的抓着花若惜没了脉搏的手腕,大哭,“小姐——”

  谢少君还没进花若惜的院子,便听见怜儿凄厉的哭声,他脸色一变,冲进了屋内,“花若惜——”

  只见怜儿趴在床上,哭的眼睛红肿,而花若惜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鲜血遍布……

  谢少君冲过去,“花若惜,若惜!”

  随行的管家伸手探了探花若惜的鼻息,大惊:“王爷,王妃她……没气了。”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