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情感 > 上门龙尊
#

上门龙尊

分类:都市情感

时间:2020-02-20

作者:火舞

来源:掌中云

在线阅读微信阅读

  主角是陈凡林清雅的小说名字叫《上门龙尊》,是由作者火舞写的一本都市逆袭爽文。“清雅,今天这件事,不能这么算了,这个废物三年以来没赚过一分钱,还敢偷偷藏私房钱,让他跪下道歉!”韩春霞面目狰狞,得寸进尺的怒道。嗡!低头弯腰在地上用手收拾碎碗片的陈凡,身躯猛然一颤!寿礼钱明明是丈母娘偷着挪用的,她恶人先告状不说,居然还让他跪下道歉?他,陈凡,跪天跪地,跪父母,今天居然要为子虚乌有的冤屈下跪?

免费阅读

  “陈凡,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窝囊废,没有工作整天在家窝着,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!”

  “远了不说,你看看你表姐夫,给老佛爷送了一整套的黄金首饰,价值八十八万,还有你那几个妹婿,也是一表人才……对了,有一个送的是武夷山特供大红袍,那老佛爷一高兴就赏了一个公司高管!”

  “真是造孽啊!三年前死老头子怎么会让你这个废物进门?陈凡,养你,真是不如养条狗!”

  丈母娘韩春霞站在沙发上,叉着腰指着陈凡的鼻子劈头盖脸的骂道。

  “陈凡,你这是要气死我妈吗?一个大男人,不出去工作我忍了!可是老佛爷生辰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敢贪财?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,就是跟你结婚!”

  林清雅看见客厅里狼藉的样子,极为生气,陈凡三年前入赘她家,没出去上过一天班,让她成了林家最大的笑话,甚至她在外面都不敢说自己结婚了。

  跟一无是处的废物结婚?

  她,丢不起这人!

  “清雅,今天这件事,不能这么算了,这个废物三年以来没赚过一分钱,还敢偷偷藏私房钱,让他跪下道歉!”韩春霞面目狰狞,得寸进尺的怒道。

  嗡!

  低头弯腰在地上用手收拾碎碗片的陈凡,身躯猛然一颤!

  寿礼钱明明是丈母娘偷着挪用的,她恶人先告状不说,居然还让他跪下道歉?

  他,陈凡,跪天跪地,跪父母,今天居然要为子虚乌有的冤屈下跪?

  陈凡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,心中冲天的怒火,宛如即将喷发的火山,再也压制不住,他猛地站起身,一把将手中的破碗碎片狠狠的摔在地上!

  “都他么给我闭嘴!”

  陈凡的一声怒吼,直接让林清雅和韩春霞,瞬间愣在当场,不敢言语。

  入赘林家三年,这是陈凡头一次发脾气!

  陈凡咬了咬牙,没有错,明面上他只是林家的废物赘婿,一无是处。

  但,实际上,陈凡出身上京豪门陈家,更是龙国军部安插在境外地下世界的无双战神,声名显赫。

  对他而言,钱财只不过是数字,视如粪土!

  寿礼送的《百寿图》也确实是唐伯虎的真迹,以他战神的身份,贺礼岂能作假?唯一缺点就是太显眼了……

  其实,陈凡之所以屈尊小小的楚州林家做上门女婿,全都是因为林清雅……

  三年前,他受伤偶被林清雅所救,蒙受悉心照顾,伤势痊愈。

  但陈凡深知,他的身份注定不可能跟林清雅发生什么,不料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,林清雅的父亲却突然遭遇车祸去世……

  一时间,林清雅痛哭无助,林父的公司也可能要被林家夺去。

  看着孤女寡母,陈凡为报救命,索性隐姓埋名,在林家做了三年赘婿,堵住林家众人之口,帮林清雅守住父亲的公司。

  三年里,林清雅并不知情,陈凡暗中为她阻挡了多少灾祸……

  陈凡本以为,他纵使当牛做马,再苦再累,有一天会林清雅会明白他的爱!

  然而,所有的付出,换来的却是林清雅和丈母娘一道道白眼,一声声辱骂,一次次如洪水般的侮辱!

  时光无情,他那颗曾经深爱林清雅,炙热的心,经历一次次破碎和滴血,逐渐冷却冰凉……

  终于,被陈凡的第一次愤怒镇住的韩春霞反应过来,当场爆发,再次指着他的鼻子怒骂道:

  “哎呀呀……反了天啦!陈凡,你算什么东西?”

  “居然敢吼老娘,你这么有本事,怎么不敢跟清雅离婚?”

  “在我家摔东西,藏私房钱,我家真是养了白眼狼了,滚!滚出我家!”

  啪!

  突然,林清雅一巴掌毫无征兆的打在陈凡脸上,无限失望的说道:“陈凡,这三年你本事没长,脾气倒大了?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救了你……”

  五个手指印,清晰的印在脸上,火辣辣的疼!

  但更疼的是陈凡的心,他的心在滴血……

  一瞬间,在林家积攒三年的怒气,这一瞬间爆发出来,陈凡狠狠攥着拳头,嘴唇颤抖的喊道:

  “三年的付出……我不想求什么回报,只想换你哪怕一丁点的信任和好感,没想到得到的只是你们无休止的嘲笑和冷漠……”

  “这个家,我真的,待够了!我们离婚吧!”

  “陈凡,你也配提离婚?”林清雅也是怒气冲冲的吼道:

  “陈凡,要离也是我林清雅不要你!”

  “那好,明天,我们民政局见!”

  陈凡失望着摇摇头,刚想出门,韩春霞突然从沙发上蹦下来,张牙舞爪的对他臭骂道:

  “白眼狼,先别走,老佛爷的寿礼八万块,你不是也想独吞了?赶紧还回来!”

  这个家,陈凡一分钟也不想再呆了,那八万块寿礼不是几乎被她偷光了么,这个恶毒的丈母娘居然还想再要一份?

  啪!

  陈凡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华丽的黑色银行卡,直接摔在韩春霞脸上:“钱钱钱,韩春霞,你的眼里从始至终都是钱,给你!”

  “寿礼钱到底是谁拿了?希望你良心不会痛!”

  韩春霞被陈凡一瞪心里有些发虚,不过她连忙用怒气遮掩:“心痛?你拿了我家的钱,老娘当然心痛!”

  “我呸,这是什么破卡,连个银联的标志都没有……算了,你个废物三年没工作能有个屁钱?滚蛋吧,八万块钱,就当喂狗了!”韩春霞冷嘲热讽一番,随手把银行卡收起来,没当回事。

  还没等陈凡出了门:“清雅,不用伤心,也不要生气,跟这种废物不值得!”

  “天底下的好男人多得是,哼,过几天我就给你张罗个好男人,保准让你满意……”

  “哈哈,反正这么多年,那个废物也没碰你……”

  嗡。

  陈凡怒火攻心,浑身的气势猛然升腾,杀机毕露的瞪了韩春霞一眼:

  “韩春霞,你真该庆幸你是清雅的妈!”

  韩春霞陡然感觉到浑身一阵冰凉,身子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,心头顿时就涌现出了无尽的恐惧来,一时间后背都是冷汗。

  陈凡懒得去管,走出门深吸一口气,叹息道:“林清雅,为何三年前救我的人是你……”

  “或许,我真的不该认识你……”

  他的声音,如秋风般萧瑟。

  离开了林家,上门为婿的清闲日子再也回不去了……

  不知不觉,楚州的天悄然变色,西风卷起漫天沙雨打在树叶上哗哗作响,整个天空像是拉上了一条黄沙的幔帐,太阳不知何时已没了踪影,昏天黑地的。

  陈凡不理会那行将到来的暴风雨,打开手机,拨了一串号码,沉声道:

  “青龙,你们的王,回来了!”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>